信息公开

当前位置:凤凰彩票网-凤凰彩票平台【彩票预测最准】 > 信息公开 > 短篇小说,一记耳光

短篇小说,一记耳光

来源:http://www.mummyrent.com 作者:凤凰彩票网-凤凰彩票平台【彩票预测最准】 时间:2019-10-29 09:31

摘要: 哦,好!我知道了!恩!我就过来!不见不散!小李挂下电话后,老李才在房间里放下电话,暗自得意,自己把家里电话串在一起,老李的房间可以听到客厅以及小李房间的电话,但是小李房间和客厅的电话却不能听到老李房间 ...

下午4点,公司例会,经理讲公司效益不好,上层决定裁员,具体名单还没定,明早会发手机短信通知每个员工是走还是留。最后经理补的那句“年纪大的还是该给年轻人更多机会”让老李内心惴惴不安,因为老李所在的科室只有他年纪最大。
5点半下班,老李回家的路上心事重重,突然女儿的班主任打电话来反映最近他女儿很少上晚自习,提醒他注意是否有早恋倾向。
挂完电话,他加快步伐匆匆往家赶,谁晓得进地下通道时过于着急把脚给扭了。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禁不住喃喃自语:真是人到中年万事哀呀!

德来餐馆

图片 1

“哦,好!我知道了!恩!我就过来!不见不散!”小李挂下电话后,老李才在房间里放下电话,暗自得意,自己把家里电话串在一起,老李的房间可以听到客厅以及小李房间的电话,但是小李房间和客厅的电话却不能听到老李房间的。

7点,他终于一瘸一拐地挪到了家,打开门看到客厅中央挂着的那张妻子遗像,他无奈地摇了摇了头。
他心里烦,于是翻箱倒柜想找烟来抽,可愣是一根都没找着。对呀,自从十年前妻子去世后,他就再也没抽过烟了,家里早就不可能有存货。
他烦得只好在阳台晃来晃去,晃来晃去,他想不通正读高二并且次次考试都是全年级前十名的女儿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天黑了,他都懒得开灯。

目录    上一章

烟火

“爸,我出去和同学一起看书了!”小李在出门前喊了一句,老李还没叮咛他两句,就被“澎”的很响的关门声给吞回去了,“嘿!这熊孩子!在以前可不敢这样关门的!恩!书上说的果然没错,青春期啊!”老李在心里念叨着,随手抄起床边《如何教育位于青春期的孩子》躺在床上慢慢的看。越看心里就越心凉,不知咋回事,总感觉书上的反面例子前期症状跟小李现在如此的相似,例如什么早恋前期半夜还在打电话啊,放下书,在心里觉得不对劲了,这段时间小李天天半夜三更在打电话,好像还在安慰一个女生,一想到女生和小李这四个字,老李脑海里的警报拉响到最高警戒!

晚上9点,女儿哼着小曲,背着书包,手里捧着一个小盒子回家了。
她打开灯,看到沙发上坐着的老李吓了一跳:“爸,你出差回来了?为啥不开灯呀?吓死人了!”
他没吭声。
女儿正准备往书房走,他叫住了她:“来,爸有话跟你说。”
她怯怯地走到沙发边上,发现他神色很不好。


于世间万物之中,悲凄之事甚多,欢喜之时匆匆。遇大病大难,沉默寡言,郁郁寡欢,皆入平常之理。然知其解法,得友人相帮,空解一时烦乱,依是欢喜不得。遂以且活自明,抛得七情六欲,脱离物外之身,享温存。

因为书上说早恋失败偏激的会选择自杀,一想到小李自杀的画面,老李差点吓昏过去了。“不行!为了小兔崽子的生命安全,我要做点措施!”老李从床上跳了起来,奔到了小李房间。

“你最近每晚自习都干些什么呢?”他假装随意地问道,实际内心一片慌乱。
“看书,写作业呀!”
“除了看书、写作业,你还干了些什么?”
“没干什么呀。怎么了,爸?”
“你每晚都上自习了吗?" 他两眼开始直盯着女儿。
女儿小声地说:“上了。”
“你撒谎!”他开始急躁起来。
女儿似乎被他突然这么大一声吓到了,可又忍不住争辩一句:“我没撒谎。”

忙活一天的餐馆,可算是迎来了休息的时间。老李随手抄起一旁的板凳,走到路灯下坐着,看看那远处的深邃。打扫完餐馆的小李,卡在门旁的椅子上坐着,拿起个小本本,用笔在上面点着。

倒闻另番浅论,这且活之法,无上述悲观。虽遇大病大难,却明其人心,难以三两言语。唤作知己,聊生死之顾,舒不解之处。逢节假,酌杯酒,畅所欲言,以无烦忧。遂以且活挥毫,书故里之事,承前辈之训,自逍遥。

书上写青春期的孩子不喜欢跟父母交流喜欢写日记,老李便把整个房间翻乱了,还是没找到小李的日记,倒是从垃圾桶里的找到几张揉成一团的废纸,打开一看写着潦草的仓央嘉措的情诗。老李拿着写着情诗的纸张,双腿一下子似乎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倒在地上,嘴里还在重复念着:“完了”。

他开始有点火了,指着女儿:“那好,你对着你妈的遗像发誓,你最近一个月每晚都在上自习。”
女儿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招,憋红着脸说“是,我每晚都在上自习。”
"你对我撒谎就算了,竟然还对你妈撒谎。你太让我失望了。"
“啪”,一记耳光重重地扇在了女儿脸上,她没站稳晃了一下,捧在手上的盒子掉在了地上。
“盒子里是什么?哪个男生谁送给你的?打开给我看看。”他朝她吼到。
女儿赶紧捡起盒子,哭着跑到自己房间反锁上房门,趴在床上大哭起来。

“得了吧,”一位同学嘲笑着走了过来,“就凭你,还想做作家的梦,不让人笑掉大牙就好咯。”

——《且活》

一边想着书上写的早恋后面的步骤,一边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老李愣住了,他从来没打过女儿,甚至连句重话都不曾对她说过,今天这是怎么了。
他有些后悔刚刚自己的急躁与冲动,酝酿了几小时要跟女儿好好谈的,结果却变成了这样。
他索性坐在女儿房门口,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女儿听:“你不知道,你妈走的时候我答应了她一件事,她说你是读书的料,无论怎样你读到哪要我就供你到哪。你看,这十年,爸爸努力工作,既当爹又当妈,哪样不是为了你?别人介绍对象,我怕委屈了你全给推掉了。“
女儿的哭声似乎小一点了。
老李接着说:“可你却一个月不去上晚自习了,这是为什么呢?是早恋了吗?如果是这样,你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妈妈?单位今天开会开始裁员,你知道爸爸有多担心吗?万一爸爸被裁掉,我拿什么去供你上学呀?上个月,家长群里讨论暑假组织去北京亲子游,爸爸为了凑足咱们的出游费用才申请出差一个月可以多拿些差补。可爸爸才离开家一个月,你就不好好学习了?”
女儿听到这里,开始止住了哭声,爸爸还在讲,她很想打开门,可又碍于面子。
他们就这样隔着一扇门,一个在讲,一个在听......
她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别,别这样,”另一位同学附和着,“癞蛤蟆都想吃天鹅肉,难道还不让人做梦啦!”

(1)

又回想起,刚才小李走的反常,该不会是该不是老李越想心就越颤,利索的爬起来,把纸条放进衣服里,赶紧跑向书店,还在刚打开家门,小李就出现在眼前,“爸”小李还没喊完,老李无名业火就起来,狠狠的甩了小李一巴掌!小李捂着脸,一脸惊愕的看着老李,声音发颤的问“为什么打我?”老李听到这话就火了,“为什么打你?为什么打你!你小命就快没了!还敢问为什么打你!”老李冲小李咆哮道。小李觉得很不不可思议,心里想他是不是神经病了?

第二天清早,她打开门,发现老李倚在房门的墙边睡得正香,她找来件衣服给他披上,再把昨晚带回来的那个盒子还有一封信放在了他的身边。然后看了看母亲的遗像,她打开门上学去了。
老李醒来,看到身边的盒子及信。
拆开来一看:“爸爸,生日快乐!对不起,我不该骗你,这一个月我确实没去上晚自习,但我没有早恋。我看你的手机摔坏了接电话总是要摇晃着才有信号,我就想送你一部新手机作为生日礼物。于是我请同桌帮我介绍去她表弟家做家教了,我用自己人生赚来的第一笔钱为你买了这部信道很好的魅蓝3手机,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结果没想到却弄成了这样。另外我也答应了妈妈一件事情:我会好好照顾你。假如你真被单位辞退了也不要害怕,大不了我们去租个菜摊,放学了我可以帮你打杂。如果你能留在单位,我希望你不要太累了,我宁愿不要北京亲子游,我也只要一个健康的爸爸......"

一阵哄笑声过后,小李同学跑出了教室,眼角带着泪。那是比梦想破灭还要痛苦的事情,便是没个人支持与理解,总是漫无目的的前行,望不到远方。或许小李不该有这样的梦,现在的他也只不过是个写字的人。

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算是春节过后第一个重要的节日。这小镇上也挺热闹的,各个商铺都在准备着活动,一改往常的沉闷。特别是德来餐馆里头,那可就更加热闹了。老友相聚一堂,有说有笑的。

老李一把抓住小李的衣服,往玄关一甩,也不管小李摔的严重不严重,往外一看见没有街坊邻居,便狠狠地关上了门,抽出腰间的皮带,也不管小李咋样求饶,老李就是死命的打,老李边打边掉眼泪,还在大声怒吼“叫你早恋!叫你谈恋爱!万一你受不了失恋的打击,要是自自杀了,你叫我跟你妈咋办啊!”老李越抽越没力气,蹲在地上抱着小李放着嗓子哭了起来。

图片 2

上课铃声并没有换回小李,老师和同学也都不知道小李的去处。可有种出奇的默契感,都没为此着急,反而像平常一样。该讲课的讲课,该闲聊的闲聊,该开小差的开小差。大概是平日的小李不受待见的缘故,存在感自然而然就低了。

就在元宵节前一天的晚上,烟火诗人正躺在床铺之上,翻看着鲁迅先生所写的文章。感受着自己孤独的同时,似乎也在期盼着什么的到来。一旁放着的稿纸,从那涂涂改改的样式可能看的出,似乎又是在找寻着些思想安放处。

“叮玲玲”老李的手机响了,老李摸了一把泪,也不管是谁先吼了一句“谁啊!哦哦哦!马老师啊!您好您好!我是小李的家长,什么?什么!他跟我说,好!我知道了,谢谢了,马老师!恩!再见!”

Paste_Image.png

自从和父母来到陌生城市之后,小李越发变得沉默寡言。从学校回到家后,第一时间奔向房间,将房门锁起来。习惯性的打开台灯,再将日记本从抽屉中拿出,开始写些什么。

那几句简练的文字,倒没怎么觉得什么。大概是知识浅薄的缘故,有些看不出更深层次的东西,也只好看个趣味。或是里面本就没有更深层次的东西,胡乱拼凑出来的文章,只为消遣那无聊的时间罢了。

原来小李没谈恋爱,也没干什么坏事,反而在做好事,这段时间,有个女同学生病了,可能是癌症,小李自告奋勇的帮她做笔记,并且在其难受时安慰她,所以三更半夜打电话。老李挂电话后,嘿嘿笑了几下,心里想“我的儿子咋会早恋勒?书上写的不可信!”

老李看着看着,泪珠止不住地往下滚。似乎自从妻子去世后,他有十年未曾掉过泪了,哪怕再难再苦的日子,他都一个人扛着。
他以为这么多年都是他在爱着女儿,呵护着女儿,原来女儿也在用她自己的方式爱着他,呵护着他。他突然觉得有女儿在,生活就还有盼头,人生就还有劲。

“我有一个梦想,希望有一天能成为一名作家。可这个梦想多么遥不可及,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实现。同学总是嘲笑我,让我对这个梦想也产生了动摇。对啊,像我这样的人,四处漂泊着,连个倾诉的对象都没有,怎么可能完成自己的梦想呢?”

从最近几天的经历来看,显然烟火诗人已经不那么迷茫了,反倒有了些可爱的地方。虽然平常的时候,还是会感叹上几句,却也是一会儿就恢复了。估计那时候困扰自己的问题,终于是找到了些解决的办法,心也就平静了好多。

老李低头看了小李身上的伤痕后,感到了脸红,但又不能失掉作为家长的威风,咳嗽几声后,责备的对小李说“你也不早说,害得我担心你早恋了,以后这种做好事要跟家长说,我是支持的!当然不要做违反中学生该做的事,不然我会打断你的狗腿的!听到了吗?”小李小鸡啄米般点头后,老李才起身,掏出一百块钱给小李,“拿去买水果吧,看望病人不要太寒酸了!”小李接过钞票,点点头摸干净泪水对老李说:“爸,我看望病人了!”听到门轻轻的关上的声音,老李感到处理了一个大问题,忍不住哼起调子来!

他拆开盒子,取出手机,装上卡,一开机便接收到经理的一条消息:“老李,你工作经验丰富,乐于帮助同事,部门需要你......"
他握着手机,哭着笑了起来。
再看到盒子底部一张粉红色的贺卡,女儿的笔迹:"魅蓝手机,一入手便爱不释手,献给我最爱的人——老爸,加油!”

写完这段话的小李,还是没能忍住泪水,嚎嚎大哭起来。在他那脆弱的心里,其实早就明白,成为作家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使自己再怎样去努力,生活还是会给予最好的打击,让他好认清楚现实的残酷。

还没等翻到下一页的,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真把烟火诗人吓了一跳。大概是盘坐太久的缘故,起身的时候真心是有些困难。拿起放在书桌上的手机,看了眼便就挂断了。

但是,老李还没走到房间,突然想起了,半夜三更打电话解释完了,但是衣服里的情诗还没解释勒,我刚刚给了他一百元,不会私奔了吧!老李突然感到心脏一阵眩晕,晕倒在地上!

眼泪是擦不完的,但也只能故作坚强。平复心情后,翻找出了书桌下的纸箱,满满的纸张,密密麻麻的文字。正一张张的看着,又一遍遍的感着,那曾经试图的飞翔,现今折断的翅膀。

虽然年已经过去了,可晚上还是挺冷的。从那烟火诗人发抖的样子,确实不难看出来这一点。本想着赶紧回到被窝暖和,再次埋到鲁迅先生思想的世界里。万万没想到,电话又一次响起来了。

不知从何时起,对文字产生了兴趣,时常记录着自己的生活。深知文笔欠缺的小李,开始制定阅读写作计划,只为离梦想近一些。这些努力并不是很明显,至少作文课上的小李,依旧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烟火诗人,现在在做什么呢?”

现今的小李更为迷茫了,努力为了什么,证明自己还是个鲜活的人。写文又为了什么,能有朝一日成为写作的人。疯狂是对梦想的阐释,还是自我逃避的借口,全然的乱了起来。看着这些粗糙的文字,小李陷入了沉思,现今也只不过是个写字的人。

“没什么,”烟火诗人拿起放在床边的大衣披上,往客厅的方向走去,“老李,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出来吃饭啦,”父亲摆弄着桌上的餐具,“我的乖儿子。作业待会儿再写,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健康才是第一位。”

“没事儿就不能来电话,老朋友聊聊天不可以啊。”

这就是平时的父亲,主张安稳过着日子,并没有太多的追求。在父亲的脸上,总能看到微笑,像是从来没有烦恼一般。用父亲的话来讲,活着便是满足,还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的。

“当然可以咯,”烟火诗人熟练的打开饮水机的开关,顺带着从房间里拿来了个杯子,“但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收拾好房间,眼角的泪算是擦去了,可眼睛的血红是掩盖不住的。台灯是折返回去关上的,房间的门也关了好久。小李假装着开心,朝父母微笑后,转身去向洗手间,好好洗漱了一番。水流不是很大,隔音效果一般,坐在马桶盖子上想着,也用毛巾覆盖着脸庞。

“好吧,被你看穿了,我是来邀请你的。”

“健康固然是重要,”母亲两手插着腰,“可成绩更加重要。要是没个好成绩,考上好的大学,孩子这一辈子就完了。”

“邀请?”烟火诗人楞了几秒,确实没想到有什么能邀请的理由,“是有什么事情吗?”

“谁说只有考上好大学才有出息,”父亲看不惯反驳着,“能在这个社会上立足就好了,健健康康,快快乐乐,这比什么都重要。”

“看来是你糊涂了吧,明天是元宵节,一起来吃汤圆。”

“在这个社会上立足,”母亲指着父亲带些抱怨,“我就问你,不考上好大学怎么在这个社会上立足,怎么立足?”

“哦,对呀!我差点给忘了。”烟火诗人拍着脑袋,看了看墙上贴着的日历,明天确实是元宵节了。

“找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父亲依旧是不急不躁的,“不就能在社会立足。”

这倒还真不能怪烟火诗人的,最近全都埋在写作当中,忘记是很正常的。再说了,这几天连门都没怎么出,时间在这里早就换了个衡量的标准。也都是吃些那时买的方便面,要不就是些饼干,反正是没饿着。实在是写不出来,就上床休息,要不就看看书什么的。

“你就是这么不上进,”母亲倒显得有些不耐烦,“儿子以后可别像你一样就好。一事无成的,混了那么多年,还没混出个人样来。”

要是换做其他人,恐怕是受不了的。可这是烟火诗人,那就得另当别论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对于文字就变得十分疯狂。要是哪天停下了比,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像是得了大病一般。就算是累的不行了,也得拿起笔写上一写,哪怕是一首小诗。

大概是听到了开门声,父母停止了争吵,就好像没有发生过般。其实小李早就知道了,房间的隔音效果并不是太好,只要一提起嗓音,应该都是能听到的。而每次在房间写着作业,往往都能听到父母的争执,为了自己未来的争执。

电话那头已经挂了,烟火诗人也想起有段时间没去德来餐馆了。索性借着元宵节,好好的玩上一玩,写作的事情就不去想了。品着那刚刚泡好的茶水,看着散落一地的书籍,烟火诗人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或许就是这个原因,小李变得沉默寡言,不怎么想在他们面前说出自己的想法。更多的则是害怕,怕说出来后会得到反对,也不愿违背他们的意愿。小小的年纪承载的太多,压力不经意间来到,这让小李有些喘不过气来。

与此同时,这德来餐馆里头,老李总算是将朋友通知到了。不过有一点不幸的是,修鞋匠今年恐怕是不能一起过了。由于旧病复发,又被孩子强制的安排在了医院里。

吃完晚饭后,妈妈正收拾着碗筷,小李回到了房间,爸爸悄悄的跟在小李后面。父亲是个细心的人,总是能观察到细节处,从小李那吃饭时对我样子,不难看出小李有心事。

在外面转了一圈的小李,拿着冒着热气的鸡蛋饼走了进来。看着老李那心事重重的样子,便就打算上前去询问。

“儿子,”父亲关上了房门,“能陪爸爸说会儿话吗?”

“老李,”小李走到了柜台前,放下了手中的鸡蛋饼,“要吃吗,特地买给你的哦!”

“爸,”小李后退了几步,“你吓我一跳,都没听见脚步声的。”

“真的吗?”老李带着一丝疑惑,但脸上还是露出了笑容,“那你吃什么呀?”

“那是你心不在焉,”父亲坐在了床铺旁边双手撑着膝盖,“从回家的时候就知道了,你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刚刚在外面吃了,”小李拍了拍肚子,顺带抹了抹嘴,“吃的饱饱的。”

“没,没有,”小李伏在桌子上手里把玩着圆珠笔,“我能有什么事情啊。”

“那我就不客气了。”

“你看,”父亲站了起来整理着衣服,“说话支支吾吾的,该不会是谈恋爱了吧。跟爸说说,喜欢上哪家姑娘啦。”

老李拿着鸡蛋饼吃了起来,那一丝幸福的感觉蔓延着。可能人真的害怕孤独吧,确实不能像烟火诗人那样沉浸精神世界里,总是想能找个平时生活里能照顾的人。

“爸,”小李嘟着嘴有些不高兴,“什么谈恋爱,瞎想些什么呢。是因为其他的事情,让我对未来有了些迷茫。”

心里大概是复杂的吧,小李的心里其实也是复杂的。自从来到德来餐馆后,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也就倍加珍惜。对于小李来讲,老李就像是自己的父亲一般,平时处处照顾着自己,也指导自己前进的方向。

小李将心里的想法说给了父亲听,并把那藏在书桌底下的纸张拿了出来。父亲心里明白,可没有能力帮助儿子的,也就没怎么回答。从小李的表情可以看出,关于他心里的作家梦,快要放弃了。

虽然是陌生人,但小李和老李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真正的父子。因该说是比父子还要亲近,或是更像忘年交。大概是因为失去过,对于现在所获得的更为珍惜,也懂得如何去保护。

此时父亲从口袋里掏出了个打火机,放在书桌上,拍了拍小李的肩膀后,离开了房间。小李并不知道父亲的用意,只是看着那打火机,若有所思起来。梦想这东西,只要自己不放弃,不管前方多么困难,都会有办法实现。可若自己放弃了,他人如何鼓励,也都只是毫无意义。

正当老李将鸡蛋饼吃完后,小李终于还是决定开口了。

小李收起了打火机,也将那些纸张放回了原处。从抽屉里再次拿出日记本,在先前那段话后,又添了几笔文字。

“刚进门时觉得你心情不好,”小李双手拖着下巴,疑惑的看着老李,“是有什么事情吗?”

“努力,加油,前方一定会十分精彩的。怎么能被这一点小小的挫折给打败呢,这样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日后会有比现在更为大的挑战,只要自己不放弃,他人又奈我何。还是觉得吧,人有梦想好,万一实现了呢!”

“那个呀,”老李抽出一张面纸擦拭着嘴,顺带打了个嗝,“是修鞋匠。刚刚打电话邀请来吃汤圆,可是来不了了。”

夜深了,老李搬回了放在路灯下的板凳。小李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笔头一直在纸上乱点着。

“怎么来不了了呢?”

“小李,”老李从背后冷不丁的拍了一下,“在想些什么呢,现在还不休息?”

“哎,”老李轻轻的叹息了身,能感觉到那无助感,“老毛病犯了,又被孩子强行安排在了医院。”

“没想什么,”小李还没回过神来顺了嘴儿,“老爸。”

“我们可以去医院看他嘛,”小李想了会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要不就在那里过元宵节,也挺不错的。”

“你叫我什么,”老李一脸疑惑,“是我耳朵出问题了吗?”

“也对啊,”老李拍了拍脑袋,还真有犯了糊涂,“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啊,”回头一看这让小李有些不知该怎么办了,“你听错了,我是说老李。嗯,是老李,一定是你听错啦。”

图片 3

“是吗?”老李继续疑惑,“应该不会吧?”

且活

“要不,”小李从口袋中掏出打火机来,“抽根烟冷静冷静,再仔细回想回想?”

(2)

“好吧,”老李依旧疑惑,“是得冷静冷静。”

元宵节那天的午后,老李和往常一样坐在德来餐馆的店门口,点上一根烟抽了起来。还是和往常一样,抽完第一口,其他时间就放任不管了。小李则是坐在柜台前,拿着手机看着些什么。估计是在简书上吧,谁知道呢!

小李收起了那本本,打了个招呼后,回到房间去了。留下仍然疑惑的老李,大概在老李的心里,很想有个能叫自己父亲的孩子吧。

第一个来的果然是商人,匆匆忙完了手头上的生意,就立刻赶来了。随商人同行的,还有好久不见的拾荒老头儿,不过一改了往常那破破烂烂的样子。大概是受到了商人的照顾,找了份能维持生计的工作,也就不用像之前那样居无定所了。


“喂,”商人摆了摆手上提着的酒,在老李眼前晃了晃,“我来啦,别打瞌睡了。”

目录    下一章

“没打瞌睡,”老李缓慢的睁开了眼睛,那夹在手中的烟也早就熄灭了,“在想事情呢!不过我猜的没有错,第一个来的果然是你。”

“哦,是嘛,”商人迟疑了一会儿,朝着德来餐馆里头看了看,“烟火诗人果然没来啊。”

“估计是在来的路上。”

此时的烟火诗人,才刚刚收拾好房间,随便的整理了身上的衣服,就出门去了。脑袋里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走一会儿停一会儿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到的呢!

在德来餐馆门前,老李谈的正高兴,似乎没注意到商人背后站了一个人。倒是在柜台的小李,无意间看到了拾荒老头儿,便就放下了手机走了出来。

“好久不见,”小李快步的走了过去,“最近怎么都没看到了。”

“正常嘛,”拾荒老头儿挺着身子,将那崭新的衣服撑的更为显眼,“要不然哪来钱买新衣服啊!”

“哎,”小李看着那一改往常破旧穿着的拾荒老头儿,“看着就比原先精神。”

小镇上算是越来越热闹了,人们正在张罗着喜庆的活动。那条有些裂痕的马路上,不时有车辆驶过,卷着地上的灰尘消失在远方。即便这样,路上的行人不但没少,反而更多了起来。特别是那肉店的门口,可是聚集了不少人的。

这过节吃些好的,来犒劳犒劳平时的自己,倒是个不成文的规定。大概是过节时有时间闲逛,等到工作了,那就没完没了。所以每逢过节时,小镇上是要比平时还要热闹的,这话不假。

当然了,肉是可以买的,瓜果也是可以的。还真不用担心卷起的灰尘,大可放心实用。这几年变化确实挺大的,从路边摆摊,再到店铺里,见证了小镇的繁荣景象。可似乎物极必反,这小镇的繁荣也因为周围的改建,变得没之前繁荣了。

每次烟火诗人来到此处,心里总会掀起波澜。对那过去时光的不舍,从踏入这小镇之后,就越发强烈。总要停下来看看,也想借着文字记录下来,却难以表达心中蕴藏的那份情感。这不,还没踏入小镇呢,烟火诗人又是那惆怅的样子。

“哎,”烟火诗人缓着步子,手背在后面,带着沉重的眼神眺望远方,“这,这小镇还会有繁荣的时刻吗?”

不经意冒出来的话,倒是能知晓烟火诗人此时的顾虑。要是生活在往好的方向走,大可不必如此舒怀,定是能看到希望的曙光。可能是那昨晚的梦,让烟火诗人的脑袋现在还不舒服着,也就连着叹息了好几声。

但要是与从前相比的话,现今这状态不知好了多少倍。那段空窗期和迷茫期的不请自来,让原本就混沌的烟火诗人,再度被抛弃在了无尽的黑暗中。不过事物确实是在往好的方向走,空窗期的度过,迷茫期的离开,倒让烟火诗人放下了心中的戒备,开始好好享受这生活。

说着说着的,烟火诗人就走到了德来餐馆的门口。见着在里面聊的正起劲的商人,快步的走了进来。

“喂,”烟火诗人想引起些注意,索性就提高了声音,“商人啊,你果然来的又比我早。”

突然被这不知哪里来的声音给惊了个醒儿,却也知道是谁来了,商人早就按耐不住的跳了起来。

“不是我来的早,”商人上前给烟火诗人来了个人大大的拥抱,“是你又来晚了。”

“不晚吧,”烟火诗人瞧了瞧,“这不修鞋匠还没来的吗?”

“说起修鞋匠啊,”老李也起了身,向烟火诗人那儿走去,“老毛病犯了,在医院里躺休养呢!”

“难怪,”烟火诗人回想着,“我说我怎么在路上没看见修鞋匠,原来又住院了。”

“所以,”老李竖起右手食指来,指着天花板,“待会儿打算去医院看他,你们去吗?”

老朋友住院了,怎么可能不去呢。最后,大家一致决定,今年这个元宵节去陪陪修鞋匠。在这之前,这几位老朋友也是有事儿没事儿的聊着,打发着眼前的时间。

本文由凤凰彩票网-凤凰彩票平台【彩票预测最准】发布于信息公开,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一记耳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