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前位置:凤凰彩票网-凤凰彩票平台【彩票预测最准】 > 首页 > 张胡初会美丽园,张爱玲传奇

张胡初会美丽园,张爱玲传奇

来源:http://www.mummyrent.com 作者:凤凰彩票网-凤凰彩票平台【彩票预测最准】 时间:2019-10-10 07:11

第十一章

          张胡初会美丽园

  张爱玲斜带着帽子,手里握着一个小提包,斜斜地倚在黄包车上,她借着衣着打扮,体验着类似母亲那种类型的女人韵味。

                  ——电视剧《上海往事》剧情介绍(部分)

  按照胡兰成提供的地址,车拉进一条曲折的弄堂。张爱玲付过钱,四下张望,附近小门小户看起来毫无公馆的气派,她心里的忐忑顿时消散。

文/丁茉莉

  胡兰成等得有点坐立不安,他把袖子扣好,又把沙发上的一件毛衣拾起来穿上,心头突突地跳出一种微妙的节奏。他觉得自己太在意,有些矫揉造作,甚至不该显出有一点要准备的意思。他坐到沙发上,翻着茶几上的报纸,又觉得连这一点小动作也多余,于是就静静地坐在厅里等。

    一个是上海沦陷区崭露头角的年轻女作家,一个曾是汪伪政权的宣传部副部长,这两个人,在美丽园的初次相见,展开了一段美丽而又忧伤的爱情故事。

  当张爱玲走进胡兰成家时,他忙站起身迎接,脸上有一种奇特的惊讶,脑子里想的与口中说的完全不同:“啊!爱玲先生吗?请进!请坐啊!”他气恼自己略微的慌乱,眼神似乎不能坦荡对视那女孩,或许她煊赫的家世与贵人的装扮让他气馁。

    美丽园位于现今上海的延安西路,是胡兰成曾经的居所。

  张爱玲踩着鞋跟进来,迅速扫瞄了一眼,这房子原只是斗室一间,环境与自己设想的全不一样,于是就这样走理直气壮地走进来坐下,仿佛穿错衣服也很好。

图片 1

  胡兰成先简单寒暄两句,缓和一下初见面时那种刺激不谐调的感觉,张爱玲与他想的完全不一样。他感到有点不安,觉得自己这间小屋子简直快要容不下她了,一个这样盛装的女人。他为破除这种无形的压力,歉意地笑一笑去厨房叫侄女青芸送茶来,却差点碰翻青芸的茶盘。青芸从来没见过胡兰成这样莽撞,等端着茶进到客厅,才发现坐着一位衣着华贵的女子。

    胡兰成在当时著名女作家苏青创办的杂志《天地》上,看到张爱玲的作品《封锁》,觉得很好。就向苏青打听张爱玲的地址,希望能见面,但苏青面露难色,接连说了三句话:她不见人的;她电话也不应的;反正她这个人不太搭理人。

  胡兰成忙介绍说:“这是我侄女青芸,张爱玲先生!是当今文坛很了不起的作家!”

    听了苏青的话,更激发了胡兰成作为常人的好奇心和作为男人的征服欲。他说:″我这个人不能激,听您这么一说,我更要见见她了。″

  青芸点点头,请张爱玲喝茶,自觉地转身告退,又忍不住偷偷回瞄一眼。张爱玲把帽子摘下来,发夹却勾住了帽子,把头发也勾乱了,她只好把发夹拿下来,重新理好头发再夹上发夹。那夹头发时认真的神情,根本就是个小女孩,更显得与她这一身上海上流社会太太女士的打扮不相称。这一切都落进了胡兰成的眼底,他开始对她有些好奇,甚至觉得有些好笑:"我屋子送暖气,要不把大衣脱了,免得待会儿出去要着凉。"

    最终他还是要到了张爱玲的地址:静安寺路,赫德路口,192号公寓6楼65室。

  张爱玲实际上是不想脱下这件水獭皮大衣,口中说道:"不脱!我一脱一穿的更容易着凉。"她的眼睛望着茶杯,说话轻声细气,只是偶然才抬起头看胡兰成一眼,脸上会忽然闪过一抹稚气的笑容来掩饰陌生的不安与尴尬。

    次日,胡兰成去见张爱玲,果然吃了闭门羹,但胡兰成可不是等闲之辈,他不达目的,怎肯善罢甘休,于是,他从门缝塞进去一张字条:

  胡兰成关切地问:“身体底子不好吗?”

爱玲先生赐鉴:

  张爱玲摇摇头笑着:“不是不好,也不是太好!小毛病常有的,姑姑说我生的尽是赖皮病。生病是可以赖皮不做很多事。”

    冒然拜访,未蒙允见,亦有傻气的高兴,留沪数日,盼能一叙。

  胡兰成最初真是要努力找点儿话来跟她说,只能闲扯着问:“你是跟着姑姑住吗?”

                                      胡兰成拜下

  张爱玲点点头,心里好笑他那没话找话的样子。胡兰成又问:“是昨天应门那位?”张爱玲怕他窘迫,忍住才没扑哧一声笑出来,还是笑说:“那是我家阿妈!这叫我姑姑听到又要龇着牙生气了!”

    胡兰成是名人,张爱玲是知道的,而且胡兰成出事时,她还动了怜才之念。

  胡兰成忙歉意地说:“对不起!我是怕昨天见着面也没有请个安问声好。昨天我也太冒失了!我这个人总是这样,不能憋,心里想的,就一定得做出去,不然恐怕也得要生病!”这话自然透露了胡兰成想见她的急切心情,张爱玲是听弦外之音的人,于是笑了,看他一眼问:“胡先生哪里问来我的地址?”

    小小的字条,传递出诸多信息:胡兰成的谦逊,他大名鼎鼎,竟亲自登门拜访;胡兰成的文采,寥寥数语,诚心诚意;胡兰成的字迹,喜欢或不喜欢,一目了然。

  胡兰成坦诚地说:“问苏青要的,您别怪罪,她也是叫我逼迫着,才抄来给我的。我是自从拜读了您的大作,就想跟您见面,想当面赞一句好,那怕锦上添花,也觉得开心。后来是自己出了点事,这就拖到了年后才来上海。” 胡兰成这时还不确定张爱玲是否值他这样赞美,所以语气也是有所保留的。

    文如其人,见字如面,想来张爱玲看了这张字条,一定会浮想联翩,思忖良久。

  张爱玲有些迟疑地问:“那事……过去了吗?”

    张爱玲是不见人的,她不见的是普通人,像胡兰成这样不普通的人,她还是会见的,而且盛装打扮,高调出面。

  胡兰成很诧异张爱玲知道,张爱玲便将自己与苏青去周佛海家为他说情的事情说了。胡兰成睁大眼睛问:“有这事?苏青没跟我说!”

    她翻出姑姑在怡和洋行上班那会儿,最风光的时候穿过的一件水獭皮大衣,里面穿一件白色的,宽松的袖子上带蓝色花纹图案,有青花瓷味道的裙装,套上玻璃丝袜,脚蹬一双白色高跟鞋,怀着憧憬,不安与期待,照着胡兰成字条上留下的地址,来到了胡兰成的寓所——美丽园。

  张爱玲天真地笑说:“她大概想,做好事该要默默无声!我是一定要嚷嚷的!”

    对于涉世不深的张爱玲,初见胡兰成,还是有些局促不安。落座之后,她不停地摆弄衣服和头发。

  胡兰成对这件事有点儿惊讶,无形中对张爱玲又靠近了一些,情绪有些波动地说:“我是见了好文章一定要嚷嚷。你的《封锁》我看了觉得好得不行,拉着我身边的朋友看,看了他们也赞好,这又不行,还得要他们回去推荐亲朋好友看。我被关在牢房里,家里给送衣服书报来,又把那两期《天地》送来了。我在牢里心静,又看了一遍,看出更多好处,在牢房里没人可说,急得打转。后来把狱卒招来了,叫他也看看,难为他识字不多,还得蹲在牢边逐字问我!”

    但胡兰成毕竟久经沙场,他很容易就打破了短暂的尴尬的冷场。

  张爱玲脸颊绯红,轻轻摇头说:“哪有这样好的文章?被您一说,自己都急着要回去再看看了!”

    夸赞模式开启。

  胡兰成一脸认真地说:“至少近年来我没有读到过。我自认读东西也算是用功的人。中国从苏东坡以来,文人都少有那种天真,那种与天地等量齐观的眼界!要先从那里生出慧眼,再回头来看人世的幽微,而不是一头栽进个人的苦闷里,我以为一两个世纪也造不出几个有这样文采的人,但万万没想到这等手笔竟然出现在一位女作家身上。我没性别的轻视,但是苏青回我一句张爱玲先生是个女的,真是在我的脑门上打了一棍子!"

    ″自从拜读了您的大作,就想跟您见一面,当面赞一声好,哪怕是锦上添花,也觉得开心。″

  张爱玲头一次听到有人这样来看她的文章,心里多少有点讶然,这样理直气壮认定的好,她自己从来没有过,笑说:"以前我总是觉得逼人家读我的文章,跟逼良为娼的恶劣是差不多。听胡先生这么一说,气又壮了,好像回去就可以拿来教训人了!"

    ″您的《封锁》我看了,觉得好得不行,就拉着我身边的朋友看,这还不行,还得要他们回去推荐给亲朋好友看。”

  胡兰成看见了张爱玲的灵动,顽皮,能渐渐跳开衣着看出她的原貌。张爱玲忽然低头,凑近小腿肚看着,脸上满是懊恼,她的玻璃丝袜磨破了。张爱玲也不避讳是在个陌生人的面前,那懊恼是真懊恼,对一双玻璃丝袜的疼惜是摆在脸上的。

    说客套话,张爱玲不行,但说起写文章,她可不露怯。

  胡兰成从她那要紧的认真计较中感受到另一种滋味,问道:"玻璃丝袜一双该要多少钱?"话出口才感觉到自己这问话里竟有几分挑逗性,能这样问女人那必定是关系很亲密的女人。但张爱玲却是老老实实地应答,一点感觉也没有:"这不干您的事,您不用赔给我的!"

    ″哪有这么好的文章,被您这么一说,我自己都急着想要回去再看看了。"

  胡兰成微怔,他倒没这意思。张爱玲的伪装和老实简直叫人想回避都没法儿。谈话从陌生到有了暖意,胡兰成暗地里微笑,面前坐的分明是个小女孩了。

    "我以前总觉得逼人家读我的文章,跟逼良为娼的恶劣差不多。″

  张爱玲的貂皮大衣已经穿不住了,只好脱下来,薄薄的身子裹着一件飞了凤的连衣裙,领口露出一个小圆洞。胡兰成忍不住要盯着看两眼,好奇地说:" 张先生的衣服很特别啊!"张爱玲一听他说到衣服,真是快乐得忙不迭要去描述:"这是拿我祖母留下来一床夹被的被面改的,我朋友炎樱设计的。原本还担心陈丝如烂草,怕裁缝做不了呢!上海师傅真是一流!"

    张爱玲接着说:″我姑姑就不喜欢读我的作品,一读就打瞌睡。″

  听见是夹被改的衣服,胡兰成真是无法想象,但话也得接上:"现在大家都一味地崇洋,能想到拿祖母的被面裁衣裳的也实在少见!"

    胡兰成听了,马上不同意,"那怎么行,是该把腰背打直了来读的。″还做了相应的姿势。

  张爱玲很快乐,她喜欢自己的别出心裁,不管别人用怎样的眼光去看,笑说:"这料子是古董,样子倒是巴黎的!"显然不支持胡兰成的崇洋说。

    相信张爱玲听到这样的话,心里一定开出花来。

  胡兰成话拐了个弯说:"那倒真是发挥了张之洞那句'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名言!"

    胡兰成的家里是送了暖气的,上个世纪的40年代就用上了暖气,未免太高级了,张爱玲觉得热了,从刚到时,胡兰成让她脱掉大衣她不脱,到不知不觉,她自然而然地脱掉了那件华贵的水獭皮大衣,露出典雅的裙装。

  张爱玲又不支持他的理论化,自顾自地说:"这样去想,又成了限制!有些料子也还是中国的老样子好!这还要随机来看!"

图片 2

  胡兰成犹如醍醐灌顶一般点头说:"我明白了,这正是张先生文章写得好的原因。一切的限制都可以拿掉,理论格式都可以拆解了,重新再来,所以生生不息!"

  话题又转到穿衣打扮上。

  张爱玲微笑着,胡兰成竟从这里引入了她写文章的基本态度,而且是准确而贴切的。但胡兰成从大,张爱玲从轻,轻的自然来得要巧,胡兰成当下就觉得自己笨重起来,竟要接不上话了。

    胡:张先生的衣服很特别啊。

  张爱玲接着说:"限制有时候也好!没边没际不见得好使力!但我喜欢生生不息,旧的东西也能生出新的意思,不一定要推翻来另创!但是有些好,是要隔几代人才能看到的!同一代的人未必是知音。"

    张:这是拿我祖母留下的一床夹被的被面给改的,是我朋友炎樱设计的,本来还担心陈丝如烂草,怕裁缝做不了,上海的师傅真是一流。

  冬天的阳光就快要落下了,胡兰成送张爱玲出来。两人并肩走着,也不说话,偶尔胡兰成看张爱玲一眼,她的眼神像只仓皇的鹿,惊怕得一触就闪开。那静默显得紧迫。

    胡:现在大家都一味崇洋,能想到拿老祖母的被面来裁衣裳,还真是少见。

  张爱玲忽然吸了一口气说:"啊!谁家在烤甜薯?要我招供也不必拷打,烤甜薯就行了!"胡兰成笑看了张爱玲一眼。他几乎要招架不住她的灵动了,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和惆怅。心里一连串的怎么可以,话到嘴边却成了这样一句:"你身材这样高,这怎么可以?"

    张:料子是古董的,但样式是巴黎的。我喜欢生生不息,旧的东西能生出新的意思,不见得要推翻来另创。

  张爱玲一惊,胡兰成竟然这样抗议,她该要不高兴,但是他说得太自然,她只能看着他,讪讪地一笑,竟然成了有点抱歉的味道。但一下子,这句话却忽然把两个人的距离拉近了,就如同一根弦撩拨后的泛音,震震不止。

    说起穿衣,张爱玲可是行家,她说穿衣服比说话,介绍自己更具体一些,能够省去说了十几次的,我这个人呢。

    ″我喜欢有意思的东西。″张爱玲开始主动发表观点。

    胡兰成随声附和:“东西有了意思,也就有了性情,我小时候骑在门槛上唱,山里山,弯里弯,萝卜菜籽结牡丹,真是说不通的话,但就是这么好。″

    张:″能说出意思的东西就是好东西,贵重的东西未必是好。好像萝卜菜籽就该结出牡丹来。″

    胡:"就像老祖母的被面,原本就是一件好衣裳。″

    胡兰成的幽默令张爱玲爽朗一笑。

    两人相谈甚欢,时间一点点过去,胡兰成准备的茶,喝完一壶又泡一壶,火炉上,现烤的白果,吃了一颗又一颗。

    谈话告一段落,张爱玲站起来,参观胡兰成的书房。

    书房里,当然有许多书,那是有学问的象征,胡兰成还赠给张爱玲一本自己写的书,并谦虚地说:"苏青说,女人家对社论不感兴趣,但我也只会写这种死板板的东西,你读了,想睡就睡了。″

图片 3

    张爱玲笑纳。

    书房里挂了胡兰成的书法作品。

    一幅是两句对联:凤凰鸣兮于彼高冈,梧桐生兮于彼朝阳。

图片 4

    这两句出自《诗经.大雅.卷阿》诗人在这里,用凤凰合鸣,歌声飘飞在山冈,梧桐猛长,身披灿烂的朝阳,来象征品格的高尚与美好。

    胡兰成选的这两句,跟他本人,形成极大的讽刺。

    另一幅是一首诗。

图片 5

         

                又是征轮逐晓星,

                楼霞山下有人行。

                富贵荣华原一梦,

                仍爱此梦太分明。

    胡的书法有康体(康有为)的味道,不走寻常路,有扎实的功底。

    张爱玲又走近一幅画,仔细端详。

图片 6

    胡兰成马上解释:"这是我朋友胡金人的画《南京山里的秋》。″

    张爱玲喃喃说道:"这就像是鸡初啼的早晨,席子也嫌冷了,人从远道来的,喘息未定,山色就跟昨夜的梦一样的远。″

    张爱玲解读画作的水平,让胡兰成叹服:″照您这么一说,这画要跟着动起来了。”

    ″画从来都不是静止的。"

    ″胡金人也这么说。"胡兰成简直要惊掉下巴了。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两个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从中午一直到黄昏,差不多经历了五个小时。

    天色已晚,张爱玲要走了,胡兰成送她到弄堂口。

    张爱玲说:″其实您不用送的。”

    ″ 您说您不认路,不送,我坐在家里也是要担心的。"

    张爱玲听了,心里暖暖的。

图片 7

    他们俩肩并肩缓步走在路上,胡兰成突然说了一句:

    您身材这样高,这怎么可以?

    张爱玲听了,觉得很意外,一向聪明的她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她什么也没说,坐上黄包车,渐渐远去。

    路面不平,走起来有些颠簸,张爱玲的内心极不平静,犹如小鹿乱撞,未来,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她想了很多很多……

      因为太喜欢,不忍忘却,就啰啰嗦嗦地记录下来

      以此致敬《上海往事》的创作团队

   

本文由凤凰彩票网-凤凰彩票平台【彩票预测最准】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张胡初会美丽园,张爱玲传奇

关键词:

上一篇:毛泽东诗词手迹,2012年最值得期待

下一篇:没有了